黑夜小说网为大家提供好看的高官最新章节
黑夜小说网
黑夜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母爱故事 爱情注解 悲屈人生 自制绿帽 笑傲神雕 女友乔琳 流氓老师 东床入幕 走向堕落 红楼舂梦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黑夜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高官  作者:闻雨 书号:43210  时间:2017/11/4  字数:14104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1

  在拒官乡医院住院已经四天了,谷川身上的几处伤口已经愈合,他感觉好多了。

  每天打针、吃药,然后是面对起伏的大山晒太阳。谷川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在琢磨如何尽快离开。他能够感觉得到,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似乎是暗中监视着他的行动。

  谷川断定承担监视他任务的,一定是那个重点护理她的护士,那位白衣姑娘。

  谷川明白,自己要离开这里,第一关就是白衣姑娘。他相信,这位责任心极强的护士,一定是接受了领导的指示,对他这个特殊伤号要严加管护。因此,谷川尽量表现得“遵纪守法”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安心静养休息。与此同时,他在寻找着时机,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逃离…

  中午,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暖融融地盖在身上,舒服极了。谷川坐在石凳上,昏昏睡。

  花香袭人,谷川睁开了眼睛。面前,是一束烂漫怒放的紫丁香,宛如一团远方飞来的云霞,在炎炎阳光下飘浮翻动。

  “谷三同志,送一束丁香给你。”白衣姑娘调皮地一笑,花容灿烂。

  “谢谢…送花给我,是对我的奖赏吗?”谷川愿意偶尔和白衣姑娘开开玩笑。

  “是啊,你可以被评为模范伤员了。”

  “是鼓励和鞭策?”

  “希望你再接再厉。”

  “嗯…”白衣姑娘又把一封信交给谷川,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远去了。

  谷川拆开,见是卓权转来的卓娅的信。信中写道:

  老谷,知道你已回故乡,心情很复杂。复杂的原因,你是了然于的。

  正是因为对你的了解,我才觉得,此时任何劝慰都没有效果,更没有意义。你决定了的事情,从来都是义无反顾的。

  我们都是置身政界的高级干部,对局势的判断和把握应该没有问题。因此,我觉得你的突然返乡,并且在此时返乡,似乎有些情绪化,不能称为深谋远虑之举。也许真的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但在如此感之际,你确实应该按兵不动,冷静从容,慎之又慎。

  这些年,我的一个观点你始终不接受。我认为,从政为官,特别是身在高处,有的时候,无为比有为更有益。冲锋陷阵,必然要承受血牺牲的风险。而最终的获胜者,往往是清理战场的人。也许是遗传的原因,出身将门的我,常常自觉不自觉地用血腥的战争,和我们的仕途人生相提并论。

  兵家常言:有时,等待是最好的攻击。

  我知道,你的膛里,跳动着的是一颗火热的心。你总是按捺不住,要洒一腔热血,要恩泽一方土地,造就一番伟业。这可能与你的出身,与你骨子里原有的、深蒂固的期望不无联系。

  可是,突入纵深,单兵作战,同样是兵家大忌。

  现在,我们来研讨兵法,似乎为时已晚。但是,我始终认为,乾坤绝不是一两场战斗决定的。一场失利的战斗,并不代表整个战争的最终成败。关键是,谋略在自身,以智用兵。出其不意,才能力挽狂澜…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想以子的身份告诉你:一定要把握时机,尤其在这样特殊的时期。

  悄悄地消失,无声无息,让人们彻底忘却…也许,这是更大一次冲锋的最佳谋略…

  老谷:故乡的小路弯弯曲曲,曲曲弯弯。路边的野花开了,那是醒来的往事…

  愿你珍重!

  卓娅

  谷川把那束丁香放到腿上,闭上了眼睛。思绪,如同那蓝色的远山,渐渐沉入云霭…

  儿时的谷川,是在五爷的背上度过的。贫瘠的日子在斗转星移中艰难地复制,夏秋冬在无奈的叹息中循环往复。谷三就这样成了山民的后代,一个无人知道原委的弃婴,开始了别样的人生。

  东家大婶,西院大妈,谁家媳妇有水了,宁可放下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不喂,也先要把头放到谷三嘴里,让他吃得肚子滚圆滚圆。每家每户,都把仅有的几个鸡蛋珍藏在米缸里,舍不得去碰,等着谷三到自家吃饭时,给他炒着吃,煮着吃。鸡蛋始终是山民们最认可的补养品,只有过年过节,才肯炒一盘让全家人解解馋。

  谷三像喝着甜甜水的野草,生长得兴兴旺旺。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他,在山民们的怜爱中,无忧无虑地生长着。

  既然决定要把这个苦命的孩子抚养成人,就要比自家爹生娘养的孩子还金贵。日子再苦再难,也不能让谷三饿着、冻着。善良仗义的山民们虽然没有谁去表白,但都这样想这样做。

  没有人探究谷三的来历,没有人考虑过得失。一诺千金,是山民们的性格。

  上初中时,顽皮的谷三突然有了心思似的,言语少了许多,常常在坐在山梁上,望着挡住自己视线的大山愣神儿。

  “山那边是什么?”谷三有时候会这样发问。

  “山那边?山那边是山。”村里人都会这样回答。

  “山那边的那边呢?”谷三不依不饶,穷追不舍。

  “山那边的那边,还是山。”

  “山那边的那边的那边呢?”

  “…还是…”

  “山那边…”

  “村里的人,老一辈少一辈,很少有人走出过大山…”

  每次得到这样的回答,谷三都很失望,甚至很痛苦。他在心里朦朦胧胧地感到,自己的一生,也许同样要埋没在这无边的大山里,风过草无痕。也许,命运就是这样残酷,自己要重复的,只能是哺育自己的山民的故事。

  就在这时,不幸降临了:五爷死了。

  临合眼前,五爷把五十岁的儿子酒叔叫到面前。酒叔是村里的支书、村长,响当当的一条汉子。五爷唯一的嘱托,就是要儿子酒叔照顾好谷三。“记住,小子,谷三是咱山民的儿子,你要拿他当自己的儿子!”

  看到儿子酒叔点头承诺,五爷才合上了眼。从此以后,谷三就和酒叔生活在一起。五爷不在了,酒叔成了酒爷。

  那一年作为村子里唯一的初中生,谷三从八十里山路远的乡初中学校毕业了。尽管他的学习成绩很好,却不得不放弃继续求学。原因是,高中设在县城,距离他居住的枫桥村一百二十公里远。

  内敛沉默的谷三,闷闷不乐地回到了村里。少有言语的他,意外地向村里人提出,自己不想到各家各户轮吃饭了。

  “本来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怎么读了书,就和大伙儿生分了呢?”村民们不解,更重要的是,大家不忍让这个没爹没妈的苦命孩子,受了什么委屈。虽然家家户户都不宽裕,但热汤热水还是有的。

  “我要住在酒爷家里。”谷三终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村里人也不好反对。酒爷是村里最大的官儿。当年祭山时,就是酒爷的父亲五爷捡到谷三的。谷三这孩子,和五爷、酒爷家有缘。

  酒爷的独苗儿子,前几年上山打猎时,被老虎吃了。如今,这个孤老头子身边就女儿枫妹一个人,也孤单的。

  枫妹比谷三小一岁,山野花般俊俏的山妹子。

  2

  回到村里下地干活的谷三,每天收工后,都要“跑山”

  所谓“跑山”就是沿着山间小路,在高高的山梁上奔跑。时不时放声呐喊,引来山谷回声做伴。村民们年轻时,大都要“跑山”为的是磨炼脚板,锻炼腿劲,以便狩猎时追赶山羊野鹿。

  谷三“跑山”是在发自己心中的苦闷。

  时而,奔跑在山间的谷三仰天咆哮,那浑厚的吼叫声,引来山谷阵阵悲壮回声,令人心碎。

  每每谷三“跑山”枫妹都会拎着采野果的篮子,静静地坐在山梁上,在远处观望着。等谷三跑完山,她便把用山泉洗干净的野果递过去,让谷三解渴充饥。

  有时候,见谷三跑“疯”了,枫妹便心痛,偷偷地落泪。她知道,谷三是在抱怨生活的艰难,命运的不公。

  枫妹小学毕业,自知肚子里的墨水浅,因此不敢和谷三哥哥交谈。和谷三哥哥在一起,他说什么,她都点头;他不说话,她也会呆呆地望着他出神。

  生活依旧清苦,枫妹想方设法,调剂着谷三的饭菜。常常,碗里的苞米饭下面,埋着块腊,藏着个鸡蛋。谷三也不说什么,默默吃下去。有时候酒爷发现了,也像没看见似的,什么也不说。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谷三和枫妹到山上采药材。

  山上的枫叶红了。

  谷三和枫妹来到小溪边。谷三仰卧在草地上,望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出神。枫妹坐在一边,凝视着远处起伏的峰峦,不尽的山川发呆。

  “我真的羡慕白云,枫妹,你看,云聚云散,云舒云卷,悠然翩翩,缓步天际。我真想躺在云船上,任云帆飘向山外,飘向远方…”谷三轻声述说着,多愁善感“世间万物,是谁最先进入秋天?是枫树,是枫树上的红叶。从染红枝头到叶落大地,距离很短,却用尽了最后的力量…”

  “你…像一位诗人。”

  “枫妹,在寂寞的季节里听枫,听枫叶落地的声音,是很残忍的事情。你听,我们身边的枫树,红叶迟迟不愿离开枝头,挣扎着,依依不舍地,缓慢绵在风中。也许是留恋枝头风歌唱的日子,贪婪汲甘美的珠,怀念人们赞美的目光。可是,终究要告别,如一声叹息般飘零,无可奈何地落到泥土上面…”

  “谷哥哥,大诗人啊!聆听落红之际,一位大诗人在秋声之中诞生了!”枫妹欢呼。“我想,人们之所以喜爱红枫,是怜惜它生命的暂短。在漫长的季节里,枫叶忍受着风雨的侵袭、磨砺。在深秋的清晨,它很悲壮地点燃自己的生命,片片绿叶化作一抹抹殷红,展示生命的壮丽…”

  “…”“可惜,枫叶鲜红之,就是结束生命之时。短短几,三五天时间,红叶便告别枝头,不情愿地落了下来,被泥土玷污、腐蚀,消失在尘埃之中…”

  “…过于悲伤了,谷哥哥…”

  “见景生情,睹物抒怀。人们一定是感怀枫叶生命尽头的最后短暂的惊,伤感于它人生苦短,才对红枫溺爱…”

  又是一阵沉默。

  “谷哥哥,来,我们用落叶制作一条小船吧。”枫妹轻声说道。

  谷三坐起来,和枫妹一起拾身边的枫叶。然后,两个人精心地制作枫船。

  枫船小巧精致,红如炬。一叶红帆,肃穆地挂在桅杆之上。

  “谷哥哥,许个愿吧,让枫船带走。”枫妹说。

  “灵验吗?”谷三问。

  “很灵验的,谷哥哥。这条小溪,很长很长,的很远很远。听说,它出咱这大山之后,就到大海里去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走出大山,让枫船把你的心愿带走吧。让神仙知道你心里的苦,说不定,会救你离苦闷,离开这无穷无尽的大山…”

  枫妹轻轻地把枫船放在小溪里。

  谷三虔诚地双膝跪地,双手合十,双目紧闭,许下了一个愿望。

  枫船沿着弯弯曲曲的小溪,缓缓漂去…

  望着远去的枫船,枫妹讲起了枫叶的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母子住在偏远的深山里。那里长满枫树,青青翠翠的,非常秀丽。他们有一间温暖的小屋。清晨,当山风吹进小屋时,小鸟就会来到窗前快地唱歌,年轻的母亲便带着孩子下地劳作,然后上山摘野果、抓野兔;当夜幕降临时,母亲便给她的孩子讲故事唱歌谣。快乐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孩子慢慢地长大。突然有一天,孩子觉得这座座大山使他厌倦。除了花草树木,除了飞禽走兽,除了阳光雨,只有寂寞。他开始讨厌这一切了,却忘记了它们曾经带给他快乐。他不愿再过这样的生活了,但却不知怎样改变这一切。他把自己的不幸归罪于母亲,以往的爱都在这恨中消失了。

  可怜的母亲无法改变孩子的想法,却依然深爱着他。她孤独地下地上山,辛勤劳作。小鸟依然动听的歌声,只能让她伤心地想起孩子在身旁时的笑语。渐渐地,小屋变得有些凄凉。

  日子又一天天地过去。突然有一天,雷雨加,惊走了一切飞禽走兽。孩子怕极了,躲在母亲怀里哭,哭累后睡着了,母亲却一夜未眠。

  第二天,风雨停歇,但太阳却恶毒地猛晒着。许多天过去了,依然如此。外面没有小鸟的声音,水源也枯竭了。家里的最后一点粮食都吃完了。看着孩子干咳着,母亲决定出去碰碰运气。孩子挣扎着要跟去,此时他的眼里只有爱。这是母亲这段日子以来多么希望的事啊,可这回她却坚决把孩子留在家里。

  火一般的阳光裹住瘦弱的母亲。放眼看去,花草死了,树也枯了。当她蹒跚地来到一棵枯树下时,枯树开口了:“好心人,给我一点水吧,我可以给你一个苹果。”

  母亲说:“我没有水,我给你一点血吧。”

  于是,母亲拿起身边的石头割破了自己的手。当她把血滴在枯树上时,树枝长出了叶并长出了一个苹果。

  母亲摘下苹果继续往前走。当她来到另一棵枯树下时,枯树开口了:“好心人,给我一点水吧,我可以给你一只兔子。”

  母亲说:“我没有水,我给你一点血吧。”

  母亲拿起石头又割破了自己的手。当她把血滴在枯树上时,树枝长出了叶并吊着一只兔子。母亲把兔子兜在怀里继续往前走。

  当母亲来到又一棵枯树下时,枯树开口了:“好心人,给我一点水吧,我可以给你一张虎皮。”

  这时,母亲快不行了,但想秋天快到了,孩子应该有件暖和的衣裳。于是便说:“我没有水,我给你一点血吧。”

  母亲拿起石头又割破了自己的手。当她把血滴在枯树上时,树枝长出了叶并挂着一张虎皮。她拿着虎皮继续往前走。当她来到一口枯了的泉眼时,泉眼开口了:“好心人,给我一点水吧,我可以给你一碗水。”

  母亲说:“我没有水,我给你一点血吧。”

  当母亲再次拿起石头割破自己的手,把最后一滴血滴在泉眼上时,泉眼出了水。母亲端着那碗水回去了。

  当母亲把水送入孩子的口中,把食物与虎皮放在孩子身边时,对孩子说:“孩子,妈妈走了,等你穿上这件虎皮时,秋天就来了,秋天来了妈妈也回来了。”

  孩子只知道母亲离去时没有血,他想留住母亲却无法牵住母亲的手。就在那天晚上,天空下起了雨,从此,深山又活过来了。

  日子一天天在孩子的盼望中过去。秋天终于到来,孩子披上虎皮。母亲始终没回来,满山绿色的枫叶却在刹那间变成了红色,随着风一片一片地飘到孩子的身边。孩子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持久的,没有声音的。

  从此,枫叶便成了红色。

  谷三和枫妹双双仰卧在枫树下,枫妹头枕着谷三的胳膊,软软的,暖暖的,觉得舒服极了。

  谷三要说什么,枫妹“嘘”了一声,不让他说话。于是,二人就这样静静地躺着,闭上双眼,任凭一片片红叶雪花般无声飘落,点缀在身上。

  “我们…”

  “谷哥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们身子下面,铺着厚厚的一层枫叶,身子上盖着枫叶,太浪漫了!”

  “嗯,我们躺在枫上。”

  “我们虽然清贫,比不上达官贵人,但我们拥有这诗情画意的风景,我们是天下最幸福的。”

  “是啊,谷哥哥,我感到非常快乐!”

  谷三情不自望着枫妹。也许是激动的原因,枫妹的脸色泛红,像一朵初绽的花。那光泽盈盈的眸子,似花瓣上两颗晶莹的珠。

  山野村姑,美得别样。

  此时的谷三,或许是受到枫叶清香气味的刺,有些不能自制。

  “谷哥哥,别动,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不要惊醒了落叶的思绪…”

  “…怎么,枫妹你也成诗人了?”

  “我真想,一辈子就这样,躺在枫上,享受着…”

  “享受着落叶的沐浴?”

  “对,永远永远…”

  谷三怯怯地望着枫妹的前,渴望衣服下那人的双。山村女孩或许是饮食原因,或许是体力劳动的结果,房硕大秀美。

  生活的饥寒迫,难以泯灭谷三本能的冲动。

  “房是女人的象征”这句话是谷三从一本捡来的杂志上看到的。杂志上还描述道,一双丰盈健旺的房成为女美的重要部分。不管今人还是古人,都少不了对房的描写和赞美。朱彝尊在《沁园·》中的:“隐约兰,菽发初匀,脂凝暗香”董以宁的《沁园·美人》又有:“讶素影微笼,雪堆姑”郁达夫曾写过一篇短篇小说《沉沦》,其中有一段描写中国留学生质夫,在厕所偷窥日本女子洗澡的一幕,他极度惊叹于女子的身体:“那一双雪样的峰!那一双肥白的大腿!这全身的曲线!”人们向来喜欢以“素”、“雪”来形容部的白净可人。

  难以自制中,谷三竟然身不由己地伸出一只手,慢慢向枫妹隆起的美移动。

  枫妹的身子颤抖着,惊叫起来:“谷哥哥,你坏,你坏!”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是,拾你前的枫叶,那片枫叶血红血红,漂亮极了…”

  枫妹喃喃地说:“谷哥哥,我怕…”

  “怕什么?”

  “怕有一天,你会离开大山,离开我。”

  “不会的,不会的。”

  “那…你要吗?要我吗?!”

  “我…”

  “谷哥哥,要是你忍不住,你就把手放在…放在我的前吧…”

  谷三很想,却不敢。

  3

  后来的日子,只要有时间,谷三就和枫妹到山上采蘑菇,摘野果。累了,便坐在高高的山梁上述说着心思。

  而只有一个话题,就是“怎样改变命运”谷三哥哥才感兴趣,并且滔滔不绝述说自己的心中的向往。百依百顺的枫妹,总是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似懂非懂地接受着谷三哥哥的“大道理”

  “人啊,不能就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不能就这样终老在这远离现代文明的大山里。那样的人生,还不如一只鸟儿,鸟儿还可以展翅蓝天,飞出大山。”血气方刚的谷三,对命运的不公平,常常愤不已。

  这年初冬,谷三终于有一次机会走出大山。那一次,酒爷带着村里几个壮汉,到很远很远的黄海边,替人家收割芦苇挣钱。在谷三的苦苦哀求下,酒爷带他一起走出大山。

  从山外回来的谷三,仿佛见了大世面,更加深沉了。

  山坡上,葱茏的树木中,掩映着一座茅屋。因在青山之上,碧水之旁,谷三称之为涵碧居。

  苍茫的暮色中,山下的红枫湖波澜不惊,如镜的湖水倒映着似血的残。周围青山环绕,树影重叠,颜色如黛,幽深莫测。谷三和枫妹,常在收工后,默默无语地坐在茅屋前,怅然若失,望着谜一样的湖水出神。

  “前几年,觉得这红枫湖很大很大,现在觉得它太小太小了,简直不能算是什么湖,充其量,一个大水坑而已。”谷三不屑一顾地瞅着山下的湖,失望地嘟囔。

  “这大山里,除了山还是山,哪里有宽敞的地方,能盛下大水?”枫妹附和着。

  “太小了,太小了,就像装满水的马啼窝窝。”谷三仰卧在草地上,不去看红枫湖。

  “你…”枫妹苦笑着“还是那个红枫湖,现在怎么在你的眼里变小了?也许,是因为你长大了。”

  枫妹从心里可怜谷三哥哥。谷三哥哥连个亲人都没有,孤苦伶仃,像山岩上的野草。可是,他的心里总是不安分,不愿像山里人那样,祖祖辈辈泡在苦水里生活。他越是苦闷,枫妹越是心里难过。

  那一夜,万籁俱寂。在涵碧居里,枫妹把自己的身子给了谷三哥哥。说不清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枫妹想的,就是谷三哥哥太苦了,自己又不能帮他摆心中的苦楚。或许,自己的献出,能够让谷三哥哥减轻些痛苦,心里好受些。一段时间里,枫妹常常在夜里,和谷三哥哥躲在茅屋里。谷三哥哥生理上不再饥渴,心绪也好了许多,抱怨也渐渐少了。

  可是,过了些时,谷三哥哥的情绪又开始低落,沉默得让人心痛。

  “谷哥哥,我一个山里妹子,像山上的野草一样,一枯一青,连个声响都没有。我们山里人,就是这般草命。一辈子一辈子的,都是这么苦过来。都认命,苦惯了。我知道你心不甘,不认这个命。可是,我能帮你的,都帮了,再无能为力了…”枫妹说着,泪满面。

  拥着枫妹,谷三说:“枫妹,你能够帮我的。”

  “我?”

  “是的…,你能够帮我…”

  “谷三哥哥,你说,只要我能够帮你,干什么都行。即使我拿命来换,换得你心里舒畅,换你有好的前程,我也心甘情愿!”

  “我想…我想当村委会主任,顶替你爸爸酒爷。”

  “…为什么?”

  “我要当咱们村最大的官。然后,当乡长、县长…”

  枫妹沉默了。因为,爸爸的官职虽然不大,只是个草民的官,可是,毕竟是这大山里的掌权人。让他出这个官,等于要他的命一样。

  “枫妹,我就这一条道儿了…”

  “这…”枫妹陷入了痛苦之中。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谷三哥哥。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求求你了,枫妹。否则,我只能像山里人一样活一辈子,还不如死了好。枫妹,只有你能够救我!”

  看着谷三哥哥痛苦的样子,枫妹的心软了下来。

  一个月后,酒爷把手中的权了出来,到了谷三手里。为这次权力转移,他跑了几次乡里,又挨家挨户走了一遍。

  村长谷三成为村长后,把这个芝麻官当得红红火火。村里的老少爷们都谷村长长、谷村长短地夸,谷三村长春风得意。

  这一年深秋,枫叶红遍山峦的时候,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县委书记陪着一位京城里的大官,风尘仆仆来到红枫湖。原来,这位如今居住在中南海里的将军,是抗战争时,曾在红枫湖一带打过游击的那位红司令。

  站在高高的山顶,将军首长深情地回忆起自己当年忍着伤痛,在大山里艰难征战的岁月。

  谷三没有想到,在这茫茫的大山深处,竟然留有如此显赫大人物的足迹。

  似乎,伟人都有浓郁的红枫情结。

  “当年,我还在这红枫湖边受过伤,就藏在那个茅屋里。红枫湖的水甜啊,喝了浑身的,使人精神。我的伤口,就是用湖水洗好的。”将军说道。

  谷三很兴奋,表示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把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建设好!”“好,好。”将军首长很欣赏面前的小伙子,叮嘱谷三一定要想办法让山民们富裕起来。

  谷三侃侃而谈,描绘着红枫湖的远景。他特别提到,要修一个大坝,建造一座水库,使红枫湖真正成为水面广阔的湖区。水库蓄满水后,可以使零星漫布在山坡上的“挂画”地,变成水浇地,增产增收。山区的土地很零碎,星罗棋布在山坡上,很像挂着一幅幅画,因而被山民们称为“挂画”地。

  “不错不错,小村官不简单,头脑清楚,思维敏捷,是棵好苗子。”将军很满意“要好好培养,青年人是我们事业的希望。”

  在一丛火红的枫树前,将军和谷三合影留念。

  依依惜别时,将军说:“我每年秋天,都要去香山观赏枫叶。可惜,香山的枫叶,无论如何也无法和红枫湖的枫叶媲美啊!”古往今来,凡文人墨客、达官贵人,都有红枫情怀。每逢深秋时节,漫步姹紫嫣红、灼灼夺目的枫林,融入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景,怎能不生“素能娇物,秋霜更媚人”的感慨。难怪唐代诗人杜牧留下“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佳句。

  在开国元帅中,有一位儒将在秋风萧瑟、草木凋零的季节,来到北京西山赏枫。看到眼前红叶闪耀着鲜红的秋光,染红了起伏的群山,情不自咏道:“西山红叶好,霜重愈浓。”…

  在拒官乡的医院院子里,谷川就这样躺在躺椅上,晒着山里的太阳,回首往事。

  4

  黄畋和苏诗茵出现在谷川面前。

  昔日神采奕奕、风度翩翩的谷川,如今神情疲惫,一副山野村夫模样,蜷曲在山乡医院的病上。

  黄畋将手中的一袋水果放在头柜上,顺手拿起暖水瓶,要到外面打水。

  “护士早上刚送的热水。”谷川示意黄畋坐在木凳上。

  黄畋拎着暖水瓶,边往外走边回答:“我再装一瓶新水。”

  谷川心里明白,黄畋是在“技术回避”给自己和苏诗茵创造私密空间。谷川心里苦笑了笑,不对黄畋的好意心生感激。对于奉承、巴结早已视无睹、习以为常的他,在人生艰难之际,对哪怕只言片语的关怀,都会感到十分温暖。也许这就是官场中常说的“秘书第一基本功”黄畋做事情不仅智慧,而且分寸把握得很好,可谓张弛有度,滴水不漏。

  病房里只剩下谷川和苏诗茵,很静。

  “你…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一定费了很多周折吧?从哪里得到我的消息?”谷川有意打破感伤氛围,故意轻描淡写道。

  苏诗茵含义深刻地笑着,很认真地把一束采来的野花,进一只空酒瓶里。顿时,色彩单调、沉寂的病房里,便有了鲜和浓郁的花香。

  凝望着细的花蕊和袅娜多姿的花朵,苏诗茵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这山野的寂静,正可疗慰心的创伤。远离尘世喧嚣,这里的宁静,不正是身心疲惫的你多年渴求的吗?景多好,一派天然,若是在‘沾衣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轻轻地步入这一方山水,垂柳轻拂着光,小溪唱着岁月。满目群山葱翠,林树含烟,阡陌纵横,屋宇错落,好一幅‘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世外桃源画境。在小溪上裁波剪,悠然滑过时,该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惬意和欣,怎能不尘虑尽涤,俗念顿消呢?”

  作为唯一的听众,谷川在欣赏沉浸于陶醉之中的苏诗茵。显然,他被苏诗茵的情绪感染了。“我们到外面走走吧,我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谷川对苏诗茵说道。

  走出病房,信步游缰。空气中充满了青草和野花的味道。偶尔传来几声鸟叫,让谷川感觉在心头的郁闷之气减轻了不少,不由得做了个深呼吸。

  “这里可真好,安静得让人仿佛能忘却一切烦恼。”苏诗茵感慨不已。

  “但愿如你所说。走,我带你到溪边看看,你一定喜欢。”

  “好啊!”院旁是一片枫树林,沿着林间小路一直走,穿过枫树林,耳边就响起了淅淅沥沥的水声。苏诗茵立刻兴奋地跑过去,蹲下来,把手伸进清澈的溪水里“这里太好了!”同样的一句话,第二次从苏诗茵的嘴里口而出,谷川可以想象她对这里的喜爱。

  苏诗茵站起身来,轻轻地采摘小溪边枫树上的叶子。

  绿油油的叶子,映着苏诗茵粉红的脸庞,很像一幅写真,很美。专注的苏诗茵也许没有察觉到,在一边默默观察的谷川,目光中充满了温情。

  苏诗茵把采摘的枫叶整理好,然后认真地组合。

  “你…”谷川不解地问。

  “我在制作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猜。”

  “是…我猜不出来,反正离不开女孩子喜欢的花呀朵呀,小猫小狗什么的。”

  “不,我要制作一艘小船,一艘枫叶船。”

  “什么?…枫…枫叶…船?”

  发现谷川惊慌失措的样子,苏诗茵投去了疑惑不解的目光。

  谷川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努力掩饰着波动的情绪,刻意表现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嘴里说着:“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心里却刀割般的疼痛。

  苏诗茵的枫叶船制作完成了。她爱不释手地左端量,右端量。感到满意了,便把枫叶船送到谷川面前,请他欣赏。

  “怎么样,我的枫叶船漂亮不?”苏诗茵一副很自恋的样子。

  “漂…亮…”谷川赶忙回答,目光飘忽。

  “这是我的枫叶船。”苏诗茵依然很陶醉,清纯而美丽。

  “好…好…”谷川目光移往他处,声音颤动。

  苏诗茵仍然沉浸于自己的创意,谷川却因为强烈的震撼而难以自持。他的心仿佛坠着沉重的铅块,疼痛得无法支撑。

  三十多年前,也是在一条小溪边,也是一位如花少女,也是一艘枫叶船。不同的是,当年的枫叶船是红色的,眼前的枫叶船是绿色的…

  谷川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枫妹的身影。那清澈的目光,那鸟儿叫声一样婉转的声音…

  苏诗茵轻轻地把枫叶船放到小溪水面,郑重地对谷川说道:“你许个愿吧,小溪得很远很远,枫船会把你的心愿带走的…”

  谷川双手合十,用力闭上自己的眼睛,不知不觉间,已是泪满面。

  谷川知道,小溪的下游,就是自己的故乡枫桥村。小溪在枫桥盘桓弯曲后,便进红枫湖。

  红枫湖三个字,是铭刻在谷川心上的。那里有他的苦难和梦想,有他的欢乐和初恋。

  人生无常。弹指一挥间,二十多年过去了,谷川就要回到自己的故乡,回到枫妹身边。谷川深知,自己没有履行当年对枫妹的承诺,没有在枫叶红了的时候,骑着高头大马,回到故乡,与等候在山梁枫王树下的枫妹相会,然后双双离开大山,到城里过安安稳稳的日子…匆匆一别二十多年,在自己人生的低,在经历重大挫折的落魄之际,谷川落叶归,就要回到牵梦绕的故乡,回到枫妹的身边…

  “谷省长,我们继续往前走吗?”苏诗茵感觉出谷川情绪的波动,但不知究竟。

  “走,登高远望。”谷川说。

  沿溪而上,就是一座小山。也许真的是话长路短,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登上了山顶。

  举目四望,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的,像几笔淡墨抹在天边。朗朗天空,阵阵山风,顿时,谷川和苏诗茵心中的忧闷一扫而光,心旷神怡起来。

  也许是环境的影响,也许是“话疗”的结果,苏诗茵发现,谷川已经从沮丧的情绪中摆了出来。一个从容、坚毅、活力的谷川复活了。大有指点江山、气乾坤的豪迈气势。

  苏诗茵很欣慰,也很有成就感。注视着眼前这位心仪已久的男人,如欣赏一幅高山水的图画。

  也许是兴致所至,谷川提议顺着山的另一面下山。山是一条盘山公路,如一条蜿蜒盘旋的卧龙,一盘又一盘地绕过层层山峦。

  下到盘山公路后,谷川和苏诗茵来到一片绿荫下,坐在一块巨石上休息。树叶的隙,把阳光筛下来,点点碎银般铺在幽绿的青苔上。四周一片静谧,没有风吼,没有林涛,没有鸟噪,一如仙境。

  突然,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传来。

  很快,一辆由警车开道的车队,呼啸而过。受刺耳的警笛声惊吓,谷川猛地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苏诗茵也花容失,急着往谷川的身后藏。车队掀起的尘土排山倒海袭来,顷刻间把他们二人没了。待飞扬的尘土散去,谷川和苏诗茵二人已成了泥塑雕像。

  谷川吐着嘴里的泥尘,深恶痛绝地朝着早已消失的车队方向举了举拳头。

  苏诗茵拍着头发上的尘土,意味深长地说道:“怎么,不习惯了?以前,你谷省长出巡,不也是这样的阵势?”

  谷川哭笑不得,尴尬地摇了摇头。

  “没有办法,古往今来,中国的官都非常注重排场,把官威和权力紧密地连在一起,似乎是放下官架子,就无法行使权力,无法施政。”苏诗茵感慨道。

  谷川点了点头。

  见谷川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苏诗茵说:“走,找小溪去。”

  “什么?你还有这般闲情逸致?”谷川有些不解。

  “现在我怎么会有什么闲情雅兴?我是想尽快恢复我们的本来面目。”苏诗茵说着,扯着谷川的手就往山下走。

  谷川明白了,原来,苏诗茵是想找到水,清洗满脸的尘土。

  因条件所限,只能大致对面部进行简单清理。结果,自然无法尽如人意。站在清清小溪边,谷川和苏诗茵面面相觑。

  “我们回去吧,黄畋不见我们的踪影,一定等急了。”苏诗茵说。

  “好吧,回去晚了,护士小姐也会追究的。”谷川心有余悸。

  返回的路上,心中愤愤不平的谷川,一吐为快:“乌纱加顶,官威自生。中国是个官本位的国度,做官是人们的最高追求,几千年封建吏制,使百姓对官既崇拜又敬畏。因此一个人一旦加冕,他的头上便会笼罩一层‘威’的光环。这‘威’是无形的,对老百姓却有一种近似天然的震慑力,类似猫之于老鼠,总蕴含着相生相克的味道。做官的依仗着官威,还要刻意营造官威。古时候做官出行要有仪仗,绫罗伞盖,鸣锣开道,营造的是威仪气氛;官大人开堂审案也有讲究。惊堂木一拍,两厢衙役齐喊堂号,声若沉雷,令人肃然,表现的也是做官的一种威严。现如今是领导视察,交通管制。即便县委书记下乡调研也要警车开道。还有微服私访的吗?官出门就要摆官威,一路浩浩的车队,是工作、扶贫还是扰民?”

  谷川很坦诚地吐着内心的感受,淋漓尽致地表述自己的好恶。

  苏诗茵注视着谷川,倾听着他的慷慨陈词。

  “怎么,我这是谬论吗?”谷川问。

  “不,很辟。我想知道,此番高论,是属于幡然醒悟所得?”

  “你认为,原来的我肤浅吗?”

  “可是,你以前从未过点滴啊!”“过去…”

  “明白了,原来是视角的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尽相同。”

  谷川说:“也不尽然。过去,因为位置和身份的原因,不方便表自己内心的观点。”

  苏诗茵同情地看了谷川一眼,低头赶路。同在官场高处,她理解身在高处的苦衷和无奈。 wwW.heIyexS.com
上一章   高官   下一章 ( → )
黑夜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最好看的高官,第一时间更新高官最新章节,黑夜小说网给您更好的高官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高官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